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盲目膜拜聖經


    一直都想寫一篇文章指出教會裡盲目膜拜聖經的危險現象,卻因故遲遲未能提筆。不過,閱畢第六八六何定邦君的〈談談香港的「箭靶文化」〉,以聖經的原則提醒我們不應將政府當做箭靶來攻擊,便覺得不能不寫了。



  我無意證明何君是我要嚴厲指摘的盲目膜拜聖經者,但是何君的文章卻明顯地有這傾向,大家又仍記憶猶新,所以順手拿過來做例子而已。論到叫人不要那麼「尊崇」聖經,在教會中好像是大逆不道的事,然而請分清楚,我並非反對高舉聖經,而是反對誤用聖經,還要誤用到以為自己的立場最合乎聖經。



  盲目膜拜聖經的人有三個特徵。首先是一味追求自己要出口成文,將新約舊約裡十節八節的經文抄出來,愈多愈好,總之要說得頭頭是道,好像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到,只要你能夠成功地為一個題目做一個串珠練習,你就可以振振有詞地堅稱這是聖經的立場。故此,教會公開講座最流行的一種回應方式,就是「從聖經角度看xxx」,我不否認很多講員都能正確地運用聖經剖析世事,但是信徒那種盲目地要攬著幾節聖經經文的水泡心態,在這裡可以一班。



  通曉聖經本是信徒的份內事,串珠練習也可以是好事,作為福音派信徒,我自然不反對。盲目膜拜聖經的第二個特徵才是較嚴重的──總之聖經明文上有論及的事,方可以成立,沒有論及的,要不是信徒不須視之為重要,就是「不合乎」聖經真理。聽來似有道理,但實在荒謬不已。真正尊重聖經的人,應該要知道聖經所要講的,並且相信接受,持之以恆,而不是在於串珠練習中能否找到足夠數量的經文來判定某個立場是否合乎聖經。說穿了,這只是顯淺的邏輯謬誤。



  然而這心態卻比比皆是。我們面對大自然的時候,會深感上帝創造的能力和智慧,但是盲目膜拜聖經的人卻總渴望自已背得出一句「諸天述說神的榮耀」(還要記得哪章哪節),才覺得釋懷,可心安理得地為這個屬靈體驗找一個「聖經的」根據。乍見孺子將入於井,我們立刻會伸出援手,這是天經地義自然不過的事,然而盲目膜拜聖經的人卻要訓練信徒直至懂得找到幾節經文支持「人要無私地互相幫助」,方可合法地稱之為合乎聖經。照樣,這些人甚麼會認為,我們若在聖經明文(必須強調是「明文」)裡找不到清楚直接的指示說可以指摘政府,我們就不可以理直氣壯地聲稱這是有聖經根據的;如果「不幸地」還在聖經裡發現有幾節明文提過要尊重政府,批評政府的信徒就更要背負違反聖經原則的罪名。究竟,他們的「錯」,是錯在違反整本聖經所教導的真理,抑或錯在找不到足夠數量和清楚直接的聖經明文支持?聖經神學變成了經文明文統計學?



  以何君的文章為例,何君聲稱聖經的大原則就是「為我們的政府禱告」,理由是提前二:1-4說:「……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然而何君從來不提及很多人常常提出的舊約聖經的先知傳統,和通遍聖經的神是公義的教導(這些論點多是用來支持信徒批判政府的)。問題出於哪裡?是何君不通曉聖經卻又膽敢聲稱自己的結論合乎聖經原則嗎?還是何君認為某些經節不夠清楚、不能既扼要又直接地講及先知傳統和神本性公義的經文,所以就乾脆當這不是聖經的教導?



  第三個特徵是盲目膜拜聖經的人囿於著緊經文數量的多寡,對聖經沒有明文指示的事,往往會不自覺地將自己的看法讀入聖經,然後聲稱這是有經文支持的「聖經」立場。這並不是本然的問題,但卻幾乎有必然的關係。再以何君的文章為例。其實何君不鼓勵信徒批評社會問題的理由,並不是純綷從聖經出發的,甚至他未證實這是有足夠聖經根據的,然而他在文章卻暗示著,他的立場才合乎聖經。



  原來,何君也承認對傳媒要有批判解讀,贊成「我們可以適切地反映意見,如對漠視色情泛濫、貧富不均、道德敗落等有違聖經的現象加以批判」(當然他這裡的批判對象仍不是政府),可見他強調的只是批評之先必須有道理和有正確根據。他認為今日的箭靶文化的錯處,是香港人看不出九七後的社會問題並非以董特首為主的特區政府的錯,而是國際大炒家的狙擊、港人推卸責任、又不為意自己被英國後殖民政策玩弄、和傳媒惡性報道。故勿論這些論點是否全面和是否成立,然而何君先義正嚴詞地以提前二:1-4作為聖經大原則說要「盡力順服和為(政府)代禱」,但原來又不是反對所有對社會問題的批判,實際上又只是用上述非聖經的論點來支持不應該隨意批評政府,明顯是自打咀巴。如果他在缺乏進一步解釋下,仍堅稱或強烈暗示這是聖經的教導,就彷如妄稱神的名了。



  我相信沒有一個尊重聖經的信徒喜歡被別人指為盲目膜拜聖經,所以我也深信何君和很多對號入座的人會群起辯護說自己是清白的。我無興趣證明誰是盲目膜拜聖經的人(我只能肯定的說何定邦君誤以為自己的立場為合乎聖經),上述分析亦未算深入指出真正高舉聖經和盲目膜拜聖經的分別,然而這現象在香港的教會裡,無論是議論社會問題、科學問題、倫理問題,總是揮之不去,故此實不得不說。希望有識之士可以借磚而出,討論一下這題目。